我的前半生

出生

        1986年的冬月我出身在内地的一个农村,那个时候村子里没有电,村民的生活习性就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1-6岁并没有感觉这种生活有什么不妥,一群孩子白天聚集在一起,玩泥巴、玩过家家,有的时候当爸爸,有的时候当儿子,村子不算大,但很多地方我都没去过,我的生活范围就是我家附近1公里内,甚至听到村南边的孩子跟我讲,他家院子里有一个能长勺子的树都让我羡慕不已,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想,能长勺子的树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我也没想过亲自去看一眼,听妈妈讲,1岁的时候没人照顾我,我妈妈去地里干农活的时候就带着我,在地头边找一个一个阴凉地儿,把板凳倒下,把我放进板凳的框框里去,保证我爬不出来就行,6岁之前我都是无忧无虑的,每天跟小伙伴装逼,说我已经上了一年级了,没过几天我就升到了五年级!小时候不会骂人,屋后的小孩经常骂人带妈,我就告诉我妈,有人骂她,我妈说我傻,不会还回去,那时候觉得骂人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情!小时候经常做梦,经常会梦到一个个子很高的两个人,一个是全身黑影,一个是全身是白色,像极了黑白无常,经常的会梦到这两个人,每次梦到都会被吓哭,记得我姥姥抱着我睡觉,在梦中被吓哭了,睁着眼睛都能看到周围的影像了,思维还在梦中,姥姥抱着我晃着身子拍打着我这个影像记忆犹新,这个梦是我儿时最恐怖的噩梦,这个梦一直伴随着我到初中,甚至大学毕业的时候偶尔也会有这样的梦,每次梦到还会心有余悸!梦的画面很苍白,两个个子很高的人,没有面目只有影像,一个黑色的,一个白色的!

搬家

        五岁的时候搬家了,家搬到距离镇很近的村子里,那个时候对镇没什么概念,就知道每隔一天集市好热闹,一条街都是卖吃的,当时不明白一个平原地区为什么在镇中间有一个高坡,每一次跟妈妈去姥姥家,都要推着自行车上坡,现在我可能明白,我那个镇是当地四大古镇之一,有一千多年的历史,镇的结构几百年来几乎没怎么变过,为什么中间会有一个高坡,高坡下面到底是什么东西,考古的也没弄明白,除非把镇全部迁走!那个时候没有幼儿园的概念,所以六岁之前,我很快跟新的村子里的小伙伴打成了一片,记忆中我们经常玩的就是摔板,摔板我也不知道用通用语言怎么说,有的地方叫摔面包,就是把两张纸叠成方形的,放到地上,如果我把对方的给摔翻了,他的板就是我的了,那个时候我们为了增加板的战斗力,找过很多素材,例如用牛毛毡,甚至在叠的时候放铁片,但这些都是不符合规矩的,小伙伴发现会不认,纸质叠的板最受欢迎,其他材质的都不怎么喜欢,所以那时候我们经常拿家里用过的纸叠,用废报纸甚至是家里还在看的书偷偷的撕下下几张叠成板跟小伙伴摔,有时候赢了好多板感觉很幸福,小时候身体很差,没几天就去医院输液,生我的时候我妈说我好小,就跟现在家里一根筷子的长度差不多,我都半岁了,我妈抱我去我姥姥村子里,姥姥村子的邻居就不敢让我妈抱我去他们家,怕我死在他们家,六岁之前我几乎每年都要去医院输液,经常的发烧,六岁那年我妈怀着我妹妹,当时对怀孕没有任何概念,只记得我妈很胖,头发很长,我妈说生我妹妹的那天的下午,我从医院把我接回家,在路上我不愿意走路,非让我妈背着我,结果晚上我妹就出世了,生我妹那晚我也没觉得害怕,亲戚们忙前忙后的,我都不明白发生什么事,家里没人看我亲戚就把我也背去医院,我一路都在睡觉,在医院里我还好奇的看了看,亲戚捂着我眼睛让我赶紧睡觉,就这样我就多了一个妹妹,我妹妹出生的好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没意识到她的存在,我就记得我妈做月子的那个月,我跟着我妈吃了好多好吃的,我妹的出生我只记得我爸不在村子里,在我们那个市里工作,我妹差不多有半岁的样子,我才意识到我有个妹妹,伴随着我妹的出生,在新的村子没玩多久,爸爸就跟我说要送我上学了!

上学

         那个时候对上学没什么概念,依稀记得第一次上学的时候我爸带着我穿过已经干了的小河,只能记得起这些了,至于第一次上学的路线什么的,都没任何记忆!我上学是直接从一年级开始的,那时候有学前班,只有小班和大班,不对,貌似我上过大班!父母送过几次后,以后上学都是我和小伙伴一起了,那个时候无忧无虑,唯一烦恼的是老师留作业,别的孩子在外面各种装逼,我只能在家写作业,小学的几年,我经常会因为写不完作业被老师罚站,被叫家长,还逃过学,记得第一次逃学的时候,不知道那段时间为什么,就是不想去学校,但又不敢留在家里,就谎称自己去上学,在上学的路途中自己就遛一边玩去了,大约到中午的时候我就回家吃饭,我就记得连续逃了几天,感觉这样挺不好玩的,那时候第一次感觉到了危机感,但又不敢上学校怕老师找事,记不清我逃学逃了多久,村里的一个小伙伴早上跟我爸讲,我好几天没去学校了,老师让家长去趟学校,我记得那天早上,我妈让我去菜地里摘些菜,回来的时候看我爸脸色不对,我爸一见我就大声吼着让我跪下,当场就吓尿了,接下来就不说了,连续好几天都不能平躺着睡觉,只能趴着睡,记不清这事最后是怎么处理得了,反正就是继续上学呗!

       那个时候特别喜欢春天,每年春天的时候上学路两边的树都长了嫩芽,绿绿的,一切都是新的,看到满路的绿色,心情也特别的舒畅,我们村有一个很大的梨园,一个村就十几户人家,村后面全都是梨树,每年的春天满村子的梨花,漂亮极了,那个时候对自然的景色没什么概念,就觉得在梨园里很舒畅,看着梨花很兴奋,夏天到了我们在梨园里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玩捉迷藏、抓知了、比赛谁家的梨最大,玩捉迷藏的时候最喜欢在每个月的阴历15那天玩,那个时候晚上月亮很亮,月光照耀大地,那时候小伙伴都出来了,每次有月光的时候我们都会玩的很晚,所谓的很晚也就是晚上8点多吧,8点以后我们就回家睡觉了!那时候我们经常在晚上去抓那种刚从地上爬出来的还未褪壳的知了,然后把知了放到蚊帐内,第二天早上,知了会蜕壳在蚊帐内乱飞,那时候我们经常抓了未褪壳的知了,等他蜕壳会飞了,要不就玩死了,要不就自己飞走了,村里面有一个比较大的孩子自己还炸知了吃,说是很好吃,至于什么味道,我到现在都没敢尝试过,周六周日的时候,我们就会在自家梨树上爬来爬去,转捡个大的摘,够不着就用砖头砸下来,经常是梨不甜的话,吃了几口就扔了,除了在梨园玩之外还要防着外村的人偷梨,看到有人偷梨了,就追上去骂,甚至去抢对方偷到的梨,小伙伴们都这样,所以我也会跟着!

小时候的趣事

        我们地处淮河边,我们的家属于黄淮平原,何为平原就是站在地里,往远处望,除了远处灰蒙蒙的村子,就是天和地交接成一条很直的线,那时候我在想如果我这样一直走下去会走到天边的,我经常问我妈,我妈也给我解释不清楚,就告诉我说我们脚下也有人,美国人就在我们脚下,那时候我一直不理解为什么美国人会在我们脚下呢?因为处于淮河边,雨水也多,阳光也充足,所以种植水稻,我们那里种什么吃什么,因为种植水稻,所以以米饭为主,现在在深圳,别人老问我,你们家是吃馒头和面条吧!我们那里没那么极端,现在遇到很多人,要不就是一点面食也不吃,要不就是一点米饭也不进,没馒头吃饭不香,我很好,有什么吃什么,最不喜欢的是长时间去吃一种食物,吃米饭的时候偶尔来几顿面条还是很美味的!所以地理造就了我现在的饮食习惯!

        我们那边虽然不算是南方,但夏天雨水很多,经常会下大雨,雨下大的时候路两边水沟里的鱼就会傻傻的游到路上,我上学的路上经常会捡到鱼,如果鱼比较大,我就会把鱼藏起来,在一个没人的角落挖个坑,灌点水然后把鱼放进去,等放学了,再去拿回家,如果鱼比较小,我就直接把它扔河里,大雨过后,小伙伴们经常去河里抓鱼,我也会去,虽然在河边长大,到现在还不会游泳,鱼,偶尔会抓到几条,抓到的时候我妈就会把鱼用油炸炸给我吃,那时候小,我妈给我吃的时候我也没让让我妈,让她吃,我就直接拿走吃了!有好吃的,是我小时候最大的诱惑!

        假期的时候我们小伙伴经常去河里掏小龙虾,我们那里称为海虾,看到河边有个洞,洞口有一堆泥,就知道是海虾洞,手伸进洞里就直接抓出来,有时候手经常会被小龙虾的两个大钳子给夹流血,反正不管,感觉洞里有虾了,就一定把它掏出来,现在想想就后怕,谁知道洞里有什么,现在如果让我去掏的话,估计是不可能了,有时候我们抓了好多的小龙虾,记忆中我没怎么吃过,不知道怎么吃。除了掏虾外,秋天的时候我们还会去扛着铁锹去挖荸荠,我们那里称为地里子,挖的很小,但我们都会在河里洗洗就吃了,现在想想好脏呀,寄生虫也多!

        四年级上早读,那时候感觉上早读很新鲜,早上早早的起来去学校,小伙伴早上相互的叫起床然后一起上学校,有时候我们会5点起床然后往学校相反的方向去另一个村子和另一群小伙伴集合,早上五点的时候天很黑,那时候没有路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我们会一人在路边抱一把麻杆点着了一人抱一捆来照明,你追我赶的去学校了,那时候就是觉得很好玩,有时候早上没有小伙伴叫我,就我自己一个人去学校,路上天很黑,我也很胆小,总是怕鬼,更渗人的是我上学必经之路的路旁有一个小池塘,别人都叫他小鬼塘,说是当年那里死了好多人,每次走到那附近就怕的要死,有时候很真的很怕了,就带一个口哨,走一路吹一路,吹口哨来壮胆,但从来没想过天这么黑,就我自己,不去了吧!

        做手工,上小学的时候很喜欢做手工,每学期学校就会发一本手工书,我会按着说明做一些潜望镜,望远镜,放大镜,显微镜之类的,那时候很喜欢做这些,有时候刚发下来,第一天晚上,我就会在自己屋子里一口气做完,然后拿着做出来的成品,第二天到学校给小伙伴装逼,然后告诉他们怎么做,那时候很有创新精神,很喜欢去研究原理,甚至当时的理想就是要做一个发明家!

留级

        我留级了,我们那时候上学,9年义务教育并没有落实到位,每学期的期末考试,领取成绩书的时候,成绩书上就会写着留级还是升级,上四年级的时候本该升五年级,通知书上也写的升,可是到9月份开学的时候却让我留级,结果又是被一顿数落,结果小伙伴们都上了五年级了,而我继续上四年级,留级的时候学习成绩突飞猛进,不知道为什么,上课即使不听,也照样会,考试什么的,从来不怕,作业一般都是提前写完,然后让别人抄!然而我从上学到现在一张奖状也没拿过,其他家的孩子奖状贴满墙,而我一张也没拿过!上小学期间,逃过学,旷过课,留过级,叫过家长,学习成绩一直徘徊在及格线上,可是我从来没想过不上学,那时候唯一的想法是我不上学那我能干嘛呀!那个时候有这种想法真好!

初中

       我升初中了,清晰的记得我在小学毕业考试的时候来初中学校考试,记得考完试中间休息的时候买了一包冰棍,一个同学说要吃一个我没给,他抢,我跑,最后我摔倒了,胳膊上摔了一个很大的疤,爬起来后我还是给了他一个冰棍,那个疤现在还依稀可见。

       初中,我们是住校的,因为要上早读和夜自习,我那个镇就一个中学,所以附近村的学生都来这边上学,那时候才知道学校有年级老大,犹如黑社会,学生打架是常态,高年级的欺负低年级的学生是常态,因为我家距离镇比较近,学校老大是我们村的,所以初一在学校那会儿没人敢欺负我,上初中第一次接触了地理,接触英语,接触历史,那时候小伙伴经常会讨论哪个班的老师讲课比较好玩,关于认真学习的事情上,我始终没有多大的觉悟,所以成绩一直都是不及格状态!

       澳门回归,香港回归那年我在上小学,依稀的看到电视上主持人不停的讲,没有一点意识,香港在那个位置根本不去注意,所以香港回归的时候我并没有多大的记忆,澳门回归,中学学校还专门搞了一个会议,老师还让写了作文,我也为国家的领土丢失而痛心疾首,然而我当时并不知道澳门在哪,当时就觉得澳门回归是一件大事,是一件可以扬眉吐气的事情,没几天事情也就平淡了,现在还记得当时电视上老播放一首歌第一句就唱:你可知”MACAU”,后来才知道歌名叫七子之歌!

       初一就这么平淡的过了,直接的拿成绩单给我爸看的时候,我哥说还不错,语文及格了,我爸恨铁不成钢的看了我一眼,暑假我就跟我爸去省城了,然而我的人生有了新的变化!我转学了,从偏僻的平原农村转到距离老家几百公里外的省城的郊县农村,虽然都是农村,但比我那农村高端多了!我到那里的时候脑子里根本没有位置的概念,不像现在拿起手机定位下就知道自己所处的位置,我根本不知道我所在的地方在哪里,周围一切都是陌生的,一切都是新的开始!

未完待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