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

昨晚和同事一起去影院看了二十二,很沉重的记录片!

进电影刚开始的时候旁边的哥们就撕开一包薯片,开始咔嚓咔嚓的吃着薯片,电影看到一半,感觉这个纪录片不适合吃薯片,就倒在女票怀里睡觉了,一直睡到放映结束。后面一对脑残情侣,一直说话,屏幕上出现名字的时候,强迫症非要念出来,还吐槽名字怎么那么俗,看到老奶奶住的地方有很多蚂蚁,这个脑残女的居然说,她怎么住这种地方?纪录片看到最后的时候,这对傻逼终于觉得没意思不好看就提前退场了!

1937年-1945年有大约20万人被日军强迫充当慰安妇,拍这部纪录片的时候已经剩下二十二位了,然而在放映的前天,大陆最后一位起诉日本政府的阿婆也去世了,被强迫充当慰安妇的这段时间彻底的改变了这些妇女的命运,他们不光经历了日军的蹂躏,还经历了身边同胞的歧视,反革命的镇压,阶级的斗争,她们是中日友好时期的政治牺牲品,她们如今的命运都是因日本政府而导致的,却没有得到该有的道歉和补偿,总有一天数字二十二总会变成零,我们不是去记录和传播仇恨,我们要了解历史,了解那个动荡的年代发生在我们这个民族身上的悲惨经历,我们要的是曾经的侵略者正确面对历史的态度,我们要的是避免历史重演的能力,我们要的是珍惜和平年代的愿望,我们要的是悲剧不在重演!

很平淡的拍摄方法,很沉重的纪录片,愿还在世的奶奶安详且开心的度过剩余时光!我们不会忘记你所遭遇毫无尊严的悲惨经历!愿已逝去的阿婆一路走好!

老家房子!

昨天有点事回郑州,今天看看郑州的房子,郑州的房子2010年买的,放了这么多年,我都忘记是那一层了,今天拿钥匙跑到23楼,拧了半天没拧开,心里想,卧槽,谁特么把我家的门锁给换了,又去了24楼试了下,很尴尬的开了,毛坯房,从买来到现在已经没有动过,卖也不好卖,太大了,146平,当初买的时候比较年轻,不知道脑子哪根筋坏了,跑这里把房子给买了,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为什么同样的钱在市区买只能买90平的,在郊区买能买140多平的,本来就喜欢什么都选大的,所以房子也没怎么思考就选大的,父母都没来过,我就交了钱,把房子给买了,不过现在看来,其实也无所谓了,有车的话会很方便,但是一切有什么用呢,我现在人在深圳,目前还未打算回郑州!

之前给老婆商量,要不要把郑州的房子给卖掉,在深圳排安居房,后来发现安居房要排很久,深圳的商品房又特么那么贵,我俩月薪才2万多,根本承担不起房子,即使把郑州的房子卖了,在深圳也只是刚刚付个首付而已,既然卖了也买不起房子,钱闲置下来又没什么用,就留着吧,今天看了房子,给老婆发了好多短视频,让她看房子的结构,主卧什么样子,次卧是什么样子,儿童房是什么样子,我拍到儿童房的时候,我说,看这是小多多的房间,开始幻想一家人在这个房子里生活的场景,或许我们很难在郑州生活吧!不喜欢郑州的生活方式,郑州的空气,郑州的环境!都不喜欢!

2017年7月27日-我结婚了也要当爸爸了!

今天是2017年7月28日,昨天我领证了!

有一天老婆突然跟我讲她貌似怀孕了,惊喜了半天还是不敢相信,去医院做了检查,是的,我要当爸爸了。

当准爸爸的心情难以言喻,很是期待和孩子见面的那一刻,期待的同时开始有了压力,开始考虑孩子的成长,前几天闲来无事,还在百度上搜了好多女孩子的名字,很多人会问我为什么是女孩子的名字,因为我老婆说,她怀的肯定是女孩子,不知道从那里看到的谬论,推算了下时间说应该是女孩子,女孩子挺好呀,我特别希望第一个孩子是女孩子!给老婆罗列了十个女孩子的名字,老婆选择了王可馨这个名字意为:美丽的可人儿,能与家人生活得非常温馨;其实我倾向于叫王婉清,意为有一美人,婉如清扬,有清爽飘扬之意,名字倒没什么争论,孩子还有好久才会出生呢!
继续阅读

2017年7月10号

一直说要去莲花山公园走走,每个周末总会有各种原因而耽搁,而这次,阳光明媚还有什么理由呢?由于上周一直处于长距离慢跑和步行,结果脚底板磨了一个好大的泡,而我又很手贱的把水泡给弄破所以更疼了,周六在家休息了一天周日感觉好多了,正好出来走走!

虽然在深圳多年,但莲花山很少上来,记得去年来过一次,从门口沿着台阶爬上去,累的不行了,昨天走上去感觉没什么,路程好短,刚走没多久就上来了!下午深圳的太阳很晒,但深圳唯一的好处就是风很大,体感温度远远低于内地!
继续阅读

南方七月-雨

南方七月是一个多雨的季节,听同事说湖南发水了,今天又看到朋友圈有发广西发水的短视频,近俩月深圳也是雨水不断,这不今天又暴雨了,以前在北方一年难得有几次倾盆暴雨,在深圳暴雨再正常不过了,不行了再给你刮几次台风!
继续阅读

跑步

最近一直在跑步,坚持了两周了,之前也是嚷嚷着要锻炼,要跑步,行动了没几天就不了了之了,从没有把运动安排到日程,这次算是坚持最久的吧,从小到大第一次为了减肥而运动,朋友说我以前那么瘦,现在只是胖了,还是可以减下去的,朋友的话虽然不是那么激励,但是我相信运动应该会好点!
继续阅读

我的莲花山公园

跟去洪湖公园拍荷花一样,一直说要去莲花山拍当年小平同志遥望的深圳景色,今天打算睡个午休就去,等醒来都快五点了,我这拖拉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呀!既然莲花山公园去不了了,那就去深圳湾吧,反正不能在家闲着!
继续阅读

周末

每次看到朋友圈,看到别人在朋友圈都在晒荷花、莲蓬之类的,都说要收拾下相机去拍些荷花,记忆中嚷嚷了有俩月了,昨天下午终于动身了,虽然到达的地方较晚,但还终究还是拍了几张,去的时候还是烈日当头,到达地点,却突然大雨,深圳的天就是这样,你永远不知道,你坐上地铁后,等出地铁的时候是什么天气,等到雨停了,没拍几张也就天黑了!
继续阅读

背影–朱自清

我与父亲不相见已二年余了,我最不能忘记的是他的背影。

那年冬天,祖母死了,父亲的差使也交卸了,正是祸不单行的日子。我从北京到徐州,打算跟着父亲奔丧回家。到徐州见着父亲,看见满院狼籍的东西,又想起祖母,不禁簌簌地流下眼泪。父亲说:“事已如此,不必难过,好在天无绝人之路!”

回家变卖典质,父亲还了亏空;又借钱办了丧事。这些日子,家中光景很是惨淡,一半为了丧事,一半为了父亲赋闲。丧事完毕,父亲要到南京谋事,我也要回北京念书,我们便同行。

到南京时,有朋友约去游逛,勾留了一日;第二日上午便须渡江到浦口,下午上车北去。父亲因为事忙,本已说定不送我,叫旅馆里一个熟识的茶房陪我同去。他再三嘱咐茶房,甚是仔细。但他终于不放心,怕茶房不妥贴;颇踌躇了一会。其实我那年已二十岁,北京已来往过两三次,是没有什么要紧的了。他踌躇了一会,终于决定还是自己送我去。我再三劝他不必去;他只说:“不要紧,他们去不好!”

我们过了江,进了车站。我买票,他忙着照看行李。行李太多了,得向脚夫行些小费才可过去。他便又忙着和他们讲价钱。我那时真是聪明过分,总觉他说话不大漂亮,非自己插嘴不可,但他终于讲定了价钱;就送我上车。他给我拣定了靠车门的一张椅子;我将他给我做的紫毛大衣铺好座位。他嘱我路上小心,夜里要警醒些,不要受凉。又嘱托茶房好好照应我。我心里暗笑他的迂;他们只认得钱,托他们只是白托!而且我这样大年纪的人,难道还不能料理自己么?唉,我现在想想,那时真是太聪明了!
继续阅读

2017年2月6日 开工大吉 送给父亲

昨天把我爸送走,年前一直跟他讲让他晚点回北京,他还是选择了在我上班的前一天走,走之前说很舍不得和我们分别,心里特别的不舒服!我送他到火车站之前,他一直在车站外面,我告诉他可以走无人工通道,刷下身份证就可以进去了,他说不急,我想应该是想多和我呆一会儿!

很少看到爸这么感性,我大了,爸老了,爸走之前在冰箱里给我留下了一抽屉的饺子,一抽屉手工蒸的馒头,一抽屉的牛肉,走之前还要去超市去买一些青菜,怕我没得吃。。!从小到大父亲第一次这样!假期里,带我爸去珠海,去了南澳,去了大梅沙的沙滩,父亲拿手机拍了好多合影,录了好多视频,唯一遗憾的是父亲录的大海的视频没有声音!呵呵~,爸一生节俭,来深圳后没过多久就摸清了哪个生活超市卖的菜便宜,每个超市的菜价都记在他心中,而我从来没注意这些价格,我感觉与其跑那么远还不如就近购买,省下的钱还不够折腾的,这可能是这一代和上一代的生活理念的差别吧!父亲喜欢吃面食,而我喜欢吃米饭,从来没买过面粉的我,在假期吃了三袋面粉!父亲走之前蒸了三锅的馒头!整整在冰箱里放了一抽屉,父亲把两个馒头放进一个保鲜袋里!再三嘱咐,每次拿出来一包热下吃就行了!把我感动的稀里哗啦的!
继续阅读